先导化合物优化

先导化合物优化是药物发现过程中一个操作上多种多样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化合物或生物制剂的化学结构会被修饰,从而提高其靶点特异性和选择性、增加药效学、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性质以产生一个临床前的候选药物。

这个过程需要先导化合物系列和先导生物制剂的详细表征,包括毒性、功效、稳定性和生物活性的相关数据。

我们提供分析方法,比如使用定量成像系统的细胞高内涵分析和使用生物物理技术如表面等离子共振的高分辨率化合物-靶点结合分析。我们的人胚胎干细胞来源的Cytiva细胞模型提供一种生物学相关的工具用于评估毒性作用,比如在心脏细胞中,如果没有这个模型的话,这些毒性作用仍然不能够被检测。这些方法全部都与医药化学或蛋白质工程相结合,从而优化先导物以提高这些方面的性能而不消极地影响到其他方面,比如增加脱靶效应。

Biacore表面等离子共振(SPR)系统

化合物

化合物-靶点的结合速率(结合和解离速率)影响一种先导化合物的药效学和药代动力学性质。使用Biacore系统对一种先导物系列的动力学评估能够保证按标准选择化合物,这些标准在体内同样与靶点结合(药效启示)和靶点选择性(安全性启示)相关。

生物治疗药物

利用Biacore系统对生物治疗候选药物的无标记筛选和表征能够快速地适应早期体外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指示的分析,比如化合物结合到多种血浆蛋白(%结合)和结合到不同组分的脂质体(吸收分数(Fa))。这些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指示的数据能够有助于对不理想候选药物的尽快终止,并能对有潜力的药物进行改造以提高它们的药代动力学性质。

IN Cell Analyzer高内涵分析(HCA)系统

IN Cell Analyzer高内涵分析系统上的早期预测毒性测试已经越来越多地用于推进先导化合物。高内涵分析使在单个细胞层面的细胞毒效应的检测成为可能,从而为参与细胞毒反应的机理提供更深入的了解。各种各样来源的多种参数都能够被研究:从简单的基因毒性分析到用于细胞毒性的复杂分析探测,从标准的细胞学分析到模式生物如斑马鱼的分析。

Cytiva心肌细胞

心脏毒性和肝脏毒性是导致药物开发过程中药物安全责任和药物撤回的常见原因。 Cytiva心肌细胞来源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批准的人胚胎干细胞(hES),它们提供了大量并可靠的用于心脏安全和毒性测试的生物学相关细胞的来源。在先导化合物优化的过程中使用Cytiva心肌细胞能够有助于不理想化合物的终止和潜在的药物分子的改造从而减少毒性责任的风险。

特色产品